欢迎来到某某化肥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400-123-4567

黛玉身上的“奇香”——曹雪芹想说什么--上观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4-24 10:06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苗连贵 2019-04-24 07:51
摘要:下界历劫的“金陵十二钗”等人,金闺秀质,只怕个个都秉持奇馨异香,只是未遇到各自的“宝玉”,故皆隐而未发。

 

宝玉生而衔玉,其实黛玉自天外下世也随身带有一宝。何物?

 

且看第19回,宝玉来到黛玉房中,“只闻得一股幽香,却是从黛玉袖中发出,闻之令人醉魂酥骨”。之后,两人嬉笑逗闹,宝玉“拉了黛玉的袖子笼在面上,闻个不住”。真香啊,此香只应天上有!

 

26回,宝玉又来到潇湘馆,“走至窗前,觉得一缕幽香从碧纱窗中暗暗透出”。

 

仍是上次闻到的绝品香气。这,就是黛玉的一宝——天外“奇香”。这香,凡间任何美女都不会有,惟黛玉有。

 

那么,黛玉身上的“奇香”从何而来?

 

回到第5回,宝玉神游太虚境,“但闻一缕幽香,不知所闻何物。”警幻说:此香乃系诸名山胜景内初生异卉之精,合各种宝林珠树之油所制,名“群芳髓”。林黛玉前世是一株仙草,得神瑛侍者以甘露灌溉,“后既受天地精华,复得雨露滋养,遂得脱却草胎本质,得换人形,修成女体(警幻及众仙姑与林黛玉姐妹相称,只怕她们都是奇花异卉修炼成人身的。)”。由此可知,绛珠仙草即“初生异卉”“宝林珠树”之一种。黛玉本乃仙葩,下世为人而自带“奇香”,也就不足为怪了。令宝玉“醉魂酥骨”的香气,自然是“群芳髓”一类无疑了。

 

黛玉身带奇香,然而黛玉并不自知,似乎也未曾闻到过,宝玉问她香自何来,她亦茫然。这又是何故?

 

庚辰本有一条脂批:“正是按谚云:‘人在气中忘气,鱼在水中忘水。’余今续之曰:‘美人忘容,花则忘香。’此则黛玉不知自骨肉中之香同。”

 

 

人生活在大气中,鱼悠游在清水里,都适应了各自的环境,太熟悉了反而而没有感觉,故而二者皆相“忘”之。美人之美,花儿之香,天造地设,生就如此,是一种自然之态,故而二者也将其自身之美、之香“忘掉”了。因此,黛玉也不知她的“奇香”乃是自身从骨肉中发出,这是同样的道理。

 

黛玉的“奇香”,并非所有的人都能闻得,为什么宝钗诸姐妹闻不到,连朝夕相伴的紫鹃也闻不到,偏宝玉闻到了?可见,氤氲香气亦含情。这香气里似有某种神秘的因子,只有与黛玉生死相恋、魂魄之交的宝玉才能闻到(下界历劫的“金陵十二钗”等人,金闺秀质,只怕个个都秉持奇馨异香,只是未遇到各自的“宝玉”,故皆隐而未发。)。

 

黛玉身上的香气似乎时浓时淡,所以,宝玉也不是每次都闻到,只有浓时才闻得,淡时则似无。什么时候这香气才释放浓烈呢?黛玉情动时。

 

19回的回目即以道明:“意绵绵静日玉生香”。午后人们都在歇午,大观园恬然静谧,林鸟不闻,宝玉怕黛玉饭后停食,来到潇湘馆,两人说笑了一回,“对着脸儿躺下”,黛玉情意绵绵,玉体生香,愈发浓烈,宝玉禁不住笼住黛玉的袖子,饱闻一气。

 

同样,26回的回目也说得明白:“潇湘馆春困发幽情”。宝玉来到潇湘馆,闻到一股香气,“耳内忽听得细细的长叹一声:‘每日家,情思睡昏昏!’”黛玉春困,幽情生发,体香释放,自碧纱窗外逸出,宝玉便闻到了。

 

宝玉这两次闻到的香气,自然都是“群芳髓”一类的香。

 

脂批还指点:“群芳髓”要与“冷香丸”“对看”。以脂砚斋对作者、作品的熟知,这种指点是不可忽略的,而且要“细玩”。群芳髓和冷香丸对比着看,对比什么?既是天外之香与尘世之香的对比,也是宝玉对黛、钗这两个人物情感的对比。

 

“群芳髓”是来自天外的仙香,书中三次都称其为“幽香”(可见是同一类种的香):在太虚幻境一次,在黛玉房中两次。幽香者,当解为幽远深沉,绵绵不绝,蕴含着一股“仙气”;“冷香丸”则是民间之物,什么霜儿、雪儿、花儿、粉儿一大堆,香固然香了,但毕竟不过是人造的俗香。第8回,宝玉去看宝钗,闻到宝钗身上的味道,他认为不过是一种未曾闻到过的“熏香”,并不神奇,远非黛玉身上的“奇香”可比。他为什么要宝钗给他一丸药尝尝呢?宝玉略识医药,药是不能随便混吃的,“尝尝”,显系戏言。说明宝玉对“冷香丸”并不看重,也说明,他与宝钗远未达到两心相依之情,与他对黛玉的情意有质的不同。

 

 

说黛玉身上的香气来自天外,其实她身上也有世间亲人之间那种凡俗、朴实之香。生活在大观园中的黛玉似仙实人。

 

大凡世人在襁褓中,总能闻到母亲的香气,这种香气氤氲着母爱之情,无论洗浴后或换了衣裳,闭眼就能感受到母亲的存在。这香气,是母亲独特、恒久的生命符号。宝、黛不但有前世仙缘,更有今世的心灵之约,彼此之间,特别是宝玉对黛玉,是那样的在乎、那样的心疼,这种情感,甚至超越了母子、母女之情,故而宝玉在黛玉身上也会闻到亲切的亲人之香。

 

此外,黛玉身上更多的,还有药香。

 

黛玉自打会吃饭就吃药,宝玉和黛玉自小在一起,他是闻着黛玉的药香一天天长大的。煎中草药的气味,有些人不一定闻得惯,宝玉之所以接受药气,皆因黛玉,在潜意识里他已把药香和黛玉捆绑在一起,药气因黛玉而香。

 

所以他才有51回那段话:“药气比一切的花香还香呢!神仙采药烧药,再者高人逸士采药治药,最妙的一件东西!这屋里我正想各色都齐了,就只少药香,如今恰好全了。”此论,是说给晴雯听,其实正是从黛玉煎药、吃药散发的药香中体悟的。

 

话说回来,宝玉是爱闻各种好闻的香味的。他进秦可卿的房门,“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人而来,宝玉便觉得眼餳骨软,连说‘好香’”;他自己的房里要熏香,刘姥姥醉卧怡红院,袭人连忙用百合香熏屋子,可见他平日爱闻百合香;香不离身,他荷包里总有些散香,私祭金钏儿,就用的这香。

 

药香毕竟不如花香好闻。但药可医病,“神仙”“高人逸士”采药、制药都是为了给人治病,所以他把药香说得至善至美,药香无比之重,无比之香!52回,黛玉不忍心屋里的药香搅扰了水仙的花香,叫宝玉抬去,宝玉不肯,花香受点委屈算什么!黛玉哪里晓得,宝玉时时都呵护着她那药香呢,他将她的健康、她的生命、两人的情爱都托付给药香了,弥漫在黛玉屋里的药香是他满怀希望的芬芳世界!

 

书中,曹雪芹之所以在各种香气上精到地着墨,其实是以最纯朴、平凡的文字,写出了最真实、淳美的人性。因此,这样的香气也就非同一般的花粉草木之香,这样的香气氤氲着“馥郁”的人间至情!

栏目主编:伍斌 文字编辑:伍斌 题图来源:资料图片 图片编辑:曹立媛
内文图片来源:IC  photo/豆瓣

上一篇:“上海之春”汇聚长三角文艺力量:在共同的底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