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某某化肥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400-123-4567

话剧版《飞越疯人院》来了,如同一场重金属摇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6-05 21:15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吴桐 2019-06-05 07:59
摘要:​每个人所要飞越的,恰是自己为自己设置的无形牢笼。

1962年,肯·克西(Ken Kesey)基于在医院参与药品实验项目的经历出版了长篇小说《飞越布谷鸟巢》。13年之后,基于小说改编的电影《飞越疯人院》横空出世,在第48届奥斯卡金像奖上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最佳改编剧本五项大奖收入囊中,至今仍被影迷们津津乐道。

电影《飞越疯人院》剧照。

其实,在电影拍摄之前,小说问世的第二年,音乐剧《我,堂吉诃德》的词作者戴尔·沃瑟曼就将《飞越疯人院》搬上舞台,于是有了当年在百老汇82场的演出记录。1971年《飞越疯人院》在外百老汇开启了驻演,3年半时间共演出了1025场。2001年,《飞越疯人院》回到百老汇,获得了当年的托尼奖最佳复排话剧奖。

好的故事从来就不会被埋没,去年国内首次获得《飞越疯人院》的正式授权,在海淀剧院连演12天。今年6月,话剧《飞越疯人院》又将进行二轮演出。7月18日-21日,《飞越疯人院》还将在上海人民大舞台连演5场。

故事中,麦克墨菲因为不想在监狱里被强制劳动,所以选择装疯进入了疯人院,疯人院也因为他的到来而注入了许多活力和自由的因子。然而这一切都被护士长所代表的权威和秩序所制衡着,并在最终的博弈后麦克墨菲被强制实行了前额叶切除手术,使他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废人。然而,受他精神感染的酋长在捂死了麦克以后,搬起了之前麦克墨菲搬不动的洗手台砸碎了疯人院的窗户,逃离了疯人院。

有趣的是,不同的人对这个故事有不同的认知和解读。当我们在同情麦克墨菲的同时,是否从护士长的角度考虑过呢?她从始至终一直在做着自己所认为正义和正确的事,她认为这样做是自己的责任。其实,不管是麦克还是护士长,都像是我们的一面镜子,可以照见我们自身。

话剧《飞越疯人院》剧照。

相较于文学呈现和电影表达,戏剧语言有其自身的不可复制性。《飞越疯人院》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封闭的空间——疯人院,非常符合戏剧艺术本身对于空间的要求。故事中本身具有强烈的寓言性和戏剧冲突。导演佟欣雨巧妙地用音乐重新定义了故事的叛逆主题,在舞台上增加了摇滚元素,用重金属点燃全场。这一版话剧更接近原著小说的叙述,以丰富的舞台语言将电影中被弱化的人物形象在舞台上得以更加丰满的呈现。

佟欣雨一直说要做“疯子三部曲”,在《飞越疯人院》之前,他翻译并执导过澳大利亚喜剧《燃烧的疯人院》。在他眼中,“疯子和常人间没有明确界限。精神障碍每个人或多或少在某个阶段产生,所以观众能通过剧中人看到自己的影子,看到他们获得治愈,对自己会有积极暗示。”

如果说《燃烧的疯人院》是节拍缓慢的爵士乐,《飞越疯人院》就是一场重金属摇滚演唱会,配合现场的乐队表演,与剧中制度压抑的氛围形成强烈对比。它从更深的层次出发,借由疯人院一群疯子的反抗引发观众对社会现实的思考,表达一种对自由的追求,对尊严的捍卫。“每个人所要飞越的,恰是自己为自己设置的无形牢笼,可能是恐惧、责任,或者是希望。”佟欣雨说。

栏目主编:李君娜 文字编辑:李君娜 图片编辑:苏唯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上一篇:“雨女无瓜”“品如的衣服”成热门话题,雷剧

下一篇:没有了